【古风】打马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4日

  作者:华落爱不渝

  被岁月洗磨的石碑,

  手指追踪它半隐半现的印迹入眠。

  此时,我接过一封来自不来岁代的邀请函,

  哪一世残存的半盏回忆,

  触动了这一世的共识体。

  对坐阿谁面目面貌被光阴漂洗,

  正如石碑下方的落款处冷淡无奇,

  棋盘,香茶,落花邀风舞,

  落子,喝茶,抬手无悔路。

  杯中忽而白云变苍狗,秋风萧瑟散往日辛愁。

  香飘诗文挽绿衣红袖,烛明禅语伴蓬菖人孤叟。

  落叶一地盖皇都哗然,人走茶凉送飞絮渐远。

  一曲独步盛世长安,半身已陷逐名碎影,

  秋去春往谁复来,当日垂头丧气削首不在。

  千载金秋供献怡人国都,桂榜无常不曾留名。

  吟鹿鸣,舞魁星,

  年复一年断梦空留景,一箫一笔千里侠客行。

  桂酒醇香,将旧日风情回望,

  箫声低语,卷满地尘埃入梦。

  玉液杯盘在月下江流轻漂漫泛,

  十年寒窗苦,倾杯化泪流。

  观曲江嘉会,觥筹交织,诉尽愁肠,

  闭清眸又见南柯,空梦一场。

  窗外街景热闹不凡,

  水墨晕开求古今尘缘。

  思绪数次盘桓慈恩寺,

  大雁塔中齐全翰墨纸砚。

  新旧笔迹遁入佛门,

  题诗未完,激情已随幻景断。

  “神游净土易入禅,顷刻顿笔思境迁,

  踏破虚空添新字,长安观花泪微酸”。

  座次不及孙山,红鲤重游青渊,

  好笑考官不识“实物”,妄自评议。

  谁人又能懂我满腹愤懑,才情不得展。

  且把诗文看成初见,

  百年之后时人若何褒贬。

  歌赋也许会遭到谬赞,

  文章不免会成为笑谈。

  青史之上垂留贵姓高名,

  倒不如江湖全国一缕炊烟。

  文美如丝化氤氲,

  让无名之辈尘封文坛,

  随行文浪涛奔赴天边。

  科举失意的诗词篇章,自隋唐以来不堪列举。金榜落款后天然会有“春风满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洒脱欢愉,名落孙山也不乏”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这种壮志满怀的胸襟。人生四大喜事难成,却也不少转喜为悲。作为人类向上的阶梯,选拔人才的轨制在层层更新,由最后的察举制,到魏晋期间兴起的九品中正制,再到后来相对公允公道的科举制,中国一次次鼎新中走向繁荣昌盛。虽枪手,舞弊等现象不足为奇,尔后履历陈腔滥调取第,使读书人十年寒窗到最终痛失人心理想,成为庙堂之上王权的傀儡,但科举制造为封建期间的一种改变命运的筹码,于己于国,都是利大于弊的。

  这里,我用一种穿越时空的笔触去对话一位科举失意,无姓无名的饱学之士。

  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之间,借玉杯,棋盘触碰时隔甚远的魂灵,随他在盛世长安秋去春来中游走,履历秋闱,春闱的宏伟和无法。虽今日再无科举可言,面临高考,考研,那种学子落榜后的表情却又是不尽不异。梦游慈恩寺,大雁塔,看着一个个墨痕尚未干褪的姓名,此刻心化愁泪,卷入诗两行。

  有些工作也许就是宿命放置,人生的失意培养了诸多文豪骚人的绝唱和伟大。纵使不克不及鱼跃龙门,青史留名,也要化作诗坛的清泉,滋养万物。无论成功与否都要规矩思惟,功成不自傲,失利不肤浅,测验,人生皆是如斯。

  隽永文字,描绘诗意魂灵

  古风之美,书写红尘风华

(编辑:admin)
http://signoblog.net/dm/185/